了這部◎甜蜜蜜◎後,相隔應該有一年以上了,我才在今天晚上拿出來觀賞,因為男性總是比較難提起勇氣嘗試看愛情片….。不過老實說,這是一部極吸引人;或者應該說是極為奇妙的愛情故事。吸引人的地方無非是因為世上每個人都像劇中人物一般,在成長過程中總會遇上一段似有若無的曖昧情愫,有時一拍即合;有時卻縱身而逝。
 
陳可辛導演、張曼玉飾演女主角、黎明飾演男主角,如此整齊的幕前幕後陣容,造就了一部有質感的影片。一對有情男女花了十年的生命在猶豫、深愛、痛苦又快樂的情緒,而且還跨越世界三個城市。故事是從1985年的九龍火車站開始的。小軍(黎明飾演)來自天津,李翹(張曼玉飾演)則來自廣州;兩人各自懷了一個夢在香港巧遇,這一男一女幾乎沒有半點相同之處,只是兩人都喜愛鄧麗君的歌。小軍的願望只是想在香港找一個棲身之所,努力工作存一點錢,然後把未婚妻小婷(楊恭如飾演)接來香港共建新家園。李翹的理想可沒那麼簡單,她不但個性積極,且為人機智世故,希望到香港能有一番大作為。這對原本不相干的男女在香港相遇,彼此成為對方在這陌生城市的第一個朋友,而且是唯一可依靠的知己。但是不久之後,他們戰友的關係,終於掩蓋不了男女情愛。但小軍不忍就此摧毀對小婷的承諾,李翹更不甘心辛苦離鄉背井只得到愛情。幾經思量,他們決定靜悄悄的淡出對方的生活。
 
1990年,小婷來到香港準備和小軍結婚。一對金童玉女為完成一個夢中的童話而結合;李翹則找到有勢力的豹哥(曾志偉飾演)作靠山,其成就令人刮目相看。就在兩人分離五年後,小軍和李翹再次重逢,此時兩人雖各有所屬,但他們驚覺兩人竟比五年前更深愛對方。就在兩人決定私奔之際,老天卻又捉弄著這對深情的戀人而再度分離。1995年,小軍在命運的牽引下來到紐約,與豹哥相守亡命各國的李翹竟然也在紐約落腳。妻子小婷已帶著破滅的童話回到天津,孑然一身的小軍,心中最惦念的仍是無法相守的李翹。分離五年的小軍和李翹兩人因在街上聽見鄧麗君的死訊而停下腳步,當他們驀然回首,竟發現朝夕思念的人就在彼此身邊。
 
張曼玉在影壇上的蛻變大家有目共睹,四屆香港金像獎最佳女主角獎、四屆台灣金馬獎最佳女主角獎,這些還不包括她在海外得的大獎。這部◎甜蜜蜜◎為她奪得第36屆金馬獎最佳女主角獎,劇中李翹被她演來絲絲入扣,似乎這個角色就是為她所寫的。我常覺得若要評斷演員的演技看哭戲是最準的,戲中一場張曼玉認屍(曾志偉)戲,當他看到曾志偉背上的那隻米老鼠刺青(後有說明),一陣心酸催來,欲忍住淚卻又禁不住奪眶而出的表情讓我都想緊緊地抱住她、安慰她了。相對於張曼玉,相信黎明接演此片會有相當大的壓力,不過因為外型吻合劇中木頭男的形象,所以整體表現看起來也並不糟,但因供他發揮的部份不多,所以我就不多贅述了。
 
就如大家所知,這種感人的愛情故事就看導演的手法高明與否,陳可辛用的不是主角們哭天喊地的方式賺觀眾的眼淚,而是運用一些簡單的鏡頭讓觀眾感受那種人事全非的萬千惆悵。就像張曼玉有回在偷情時問了黎明,為何老把游泳褲當內褲穿?木頭男黎明只會看著自己的那條藍色游泳褲偷笑,後來男有婚女有歸,卻在試穿婚紗的場合裡,張曼玉誤闖黎明的試衣間,再度撞見了穿藍內褲的肉體,觀眾透過穿衣鏡看到了黎明的楞呆,也看到了張曼玉恍然如夢的心驚錯愕,前塵往事全上心頭,答案在他們的心中,也烙進觀眾心中。
 
這種“用影像來說話”的高明導演手法在片中隨處可見,硬是讓人看完都久久無法忘懷。張曼玉壓了老本在除夕夜要賣鄧麗君唱片,結果慘賠,心情有如那場除夕大雨,只得黯然到黎明家中吃餛飩湯。夜深了,該回家嗎?還是寂寞男女相慰藉?她努力搓著手,留還是不留?不用看眼神,只是一雙手的特寫,就把女兒心事全都刻畫了出來。
 
曾志偉對張曼玉的愛其實全在那隻米老鼠身上。倔強嘴硬的張曼玉投資失利,只能下海做按摩女郎,卻不肯賣身,宣稱自己天不怕地不怕就怕老鼠而己,她的話,曾志偉悄悄記住,悄悄在背部的盤龍刺青上再刺了隻米老鼠,愛情就是讓人癡,就算黑道老大亦不例外。一隻米老鼠的特寫,意境全出,不需再說千言萬語,不但張曼玉無法抵擋,觀眾也為之心折。
 
導演除了這些高招之外仍然不肯輕易放過觀眾,他還很會用對白來引人共鳴。木頭男黎明一直讓張曼玉佔便宜,最後才招認說:「不讓你佔便宜,就怕你再不來找我了!」原來,他其實一點都不笨! 木頭男黎明買了兩個一模一樣的黃金手鐲要送給情人張曼玉和未婚妻楊恭如,張曼玉當然不要這個大男人的恩賜,一氣之下說出了與情人訣別的宣言:「我來香港不是為了你,你來香港也不是為了我!」一言既出,相信同時可以聽到許多觀眾席上男性觀眾的心碎聲。
 
以上說了這麼多,個人覺得最高招的還是最終片尾處,當兩人在遙遠的他鄉(紐約)再度重逢後,男女主角從啞口無言到微笑相迎的表情特寫之後,畫面居然又帶觀眾回到1985年黎明下車的九龍火車站,鏡頭一轉,導演才為觀眾解釋了這段情緣的奇妙之處,原來那天在同一輛列車上,甚至就是與黎明相背的那個座位上就坐著張曼玉,只是兩人沒有打到照面,下了火車又各自往相反的方向去香港找尋自己的夢,卻不知道他們兩人共同的夢居然從那一刻就開始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