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在約朋友去看◎傷城◎的時候,每個人幾乎都是一樣的態度“那會好看嗎?….”在這樣的猶豫下,這部片就從各大戲院悄悄地退場了。好不容易等到DVD發行,我才得以在本週末欣賞了它。
 
劇情描述:劉正熙(梁朝偉飾演)與邱建邦(金城武飾演),在這座城市裡傷透心的兩個人,用他們各自的方式尋求救贖。城市像酒。酒入口苦澀但媚惑人心。劉正熙說:『酒好喝的地方在於它難喝。』邱建邦從不喝酒,在那件事發生之前。2003年平安夜,兇殺組探員邱建邦了結了一樁刑案,懷有身孕的女友也了結了自己的性命。之後,他轉行當私家偵探,同時變成了一個酒鬼。2006年,兇殺組總督察劉正熙;邱建邦最好的朋友、最信賴的上司謀殺了自己太太(周淑珍)的父親,隱形富豪周元勝。案情發展指向兩名無業遊民。案發後一週,傳出涉案的兩名無業遊民分贓不均、自相殘殺;此案迅速結案。然而,一個莫名的原因讓淑珍開始懷疑,找來了私家偵探邱建邦調查。邱建邦步步迫向真相,也步步邁向危機。此外,一個神秘的監視者,也正秘密地觀察著劉正熙執行未完的計劃,將周淑珍推向精神崩潰的邊緣….。劉正熙一方面清除一切不利自己的疑點,將邱建邦帶向推理的死角,一方面追查神秘人的身分,並再一次佈下陷阱。一切都計算得無懈可擊,殊不知,最致命的失誤竟然是劉正熙自己…..而急轉直下的後續發展,讓邱建邦找出真正兇手,也發現了真相之中另有真相…..。終將面對面的兩人,只得以性命決戰。
 
影片的品質甚佳,劉偉強、麥兆輝、莊文強這組「鐵三角」從◎無間道◎系列走來,為香港新世紀的電影藍圖以及男性電影傳統,增添了幾抹新色彩。以往的香港電影劇本時常落入只有好橋段、但整體結構不勻的窠臼,這三人的出現卻扎扎實實地創造了連好萊塢也趨之若鶩的佳構。影片中總要帶出幾句耐人尋味,似有若無的Slogan,很是有一番味道。
 
跟◎無間道◎同樣有著黑白渾沌的道德複雜性,◎傷城◎早在序場就為後來發生的劇情發展埋下眾多伏筆,編劇對於之後梁朝偉岳父的慘案也不刻意隱藏兇手是誰的事實。名為◎傷城◎是因為傷城中每個人都傷心。電影中死了馬子的金城武,因為他不明白馬子自殺的原因及心境,所以透過他蛛絲馬跡拼湊出真相,讓人感到感動又傷心。而與他對比的是梁朝偉的傷心,則是透過妻子徐靜蕾委託金城武調查命案真相,逐一抽絲剝繭來的。編劇之所以不跟觀眾玩傳統的抓兇手遊戲,其實是為了解析兇手為什麼下毒手抑或放不下的原因。
 
金城武沉淪期間遇見了活潑三八的啤酒妹舒淇,他放下心防漸漸忘卻過去,那是他對傷心學會“放”;而梁朝偉卻著魔似的以為報復才是他解脫自己的唯一辦法,但最後卻把自己越拖越深、傷心也就更傷心了。這多少還是跟◎無間道◎引用佛家觀念的作法解釋人常,互通聲息。劇本結構為了為瞞天過海的辣手慘案埋伏筆,所以影片前前後後埋了許多因,好讓最後的果看起來合理無破綻,但卻在角色描寫上及角色間的情感火花上少了著墨。
 
以致於金城武與舒淇間、梁朝偉與徐靜蕾間的糾葛不清楚,也導致演員本有發揮的能力卻得遷就不完整的劇本。就好像我們可以看出舒淇已經準確地呈現了劇本給的有限個性,但該挑剔的不是她的演技(而是有缺陷的劇本)。金城武給我看到了他在此片中的努力,好比酒醉時的含糊咬字,以及突破以往的頹廢形象,可是遇到了梁朝偉卻又高下立判。這部片子片商打的廣告詞是:梁朝偉從影以來最殘酷的演出,但我的焦點倒不是他在劇中夠不夠狠,而是看到了他細心地為自己的角色設計了許多小動作及神情轉換的落差,那才是他在影壇存在的價值。徐靜蕾的角色更是夠怪的了,本來應該對自己丈夫有很多又疑又愛的矛盾,可是在片中卻完全沒出來,而明明下一場戲就要魂歸離恨天,卻還能沒什麼痛苦地質問丈夫:『你到底有沒有真正愛過我?』,關鍵場面處理得有夠粗糙,讓人很難對她的角色多一點同情。這次◎傷城◎給女演員多加了些戲碼,但就像添了不合身的衣服軟趴趴的。可觀的仍是那些纏繞在男角靈魂與記憶深處的情結。
 
這部戲的確難超越◎無間道◎中的飽滿情感,但確有讓人觀後猶有惆悵低迴之感,做為近期港片的可觀之作,可還是綽綽有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