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至少會有三個長得跟自己一模一樣的人,生活在世界的其他角落,這個說法還頗令我發毛,好像我的分身在做我不知道的事….。記得小時候看過徐克監製的◎驚魂記◎(1989年),裡面由王祖賢一人分飾兩角的雙胞胎姐妹,一肚子拐的妹妹用別人不知道的姐姐身分行壞,當時幼小心靈受到驚嚇的程度讓我到現在都還記得。
 
最近在恐怖片領域中表現優異的泰國電影,今年又推出了一部片叫◎連體陰◎(我實在懷疑是否有一個行業是專門在構思片名,還挺有創意的….)。本來我們是要看◎終極警探4.0◎的,結果好位子場次的散場時間會太晚,所以我只好很霸道地選了自己想看的◎連體陰◎,還騙妳說不會很恐怖….,試想,不恐怖的話我會想看嗎?
 
◎連體陰◎的故事很簡單,敘述一對連體嬰姊妹從小一起長大,直到進行分割手術時,其中一位不幸死亡;存活的那一位,卻無時無刻不感到死去的姊妹還是想回到她身邊,緊緊糾纏著她….。不可諱言地,我是從恐怖電影才開始接觸泰國片的;而我也很好奇泰國人的這份恐怖發想是不是跟他們的民族性有什麼關係?而且在他們的電影中被勾勒出來的鬼真的比較像鬼。◎連體陰◎的導演叫班莊比辛達拿剛,他的上一部作品◎鬼影◎不僅讓我很滿意,也讓好萊塢的影視大老闆滿意,因此被買下重拍權。
 
本週六、日才剛從公司開的訓練課程回來,這次特地把所有人拉去復興鄉的青年活動中心,透過遊戲讓我們自然發現職位上的隱含意義,其中一個議題探討與自己的競爭,為了學以致用,所以我想來談談◎連體陰◎和◎鬼影◎的不同(會太牽強嗎?)。最顯而易見的不同當然是這次的◎連體陰◎是以女性角度為出發點;而且談的是手足親情。而至於嚇人的鏡頭,相較於◎鬼影◎那種沉默中的悚然,這次◎連體陰◎似乎是“音效加強版”,証明人體在配合強大音量的情況下,是更容易被恐怖的景象嚇到。但是這會讓我覺得這類音效會不會是一種沒信心時的“保障”?保障觀眾沒被畫面嚇到時,至少還有聲音可以作祟?
 
連體嬰結合雙胞胎、再利用原本就因此存在的鬼魅感來重組劇情,這是個得到我好評的Idea,但是在全片被列為重點精髓的那招雙胞胎互換身分結局,卻因為我早在多年前就被◎驚魂記◎加持過,而且加上看的電影多了,早已養成事事懷疑、處處推理的毛病,所以這招很可惜地對我並沒有見效,反而在一些線索上都可以事先預測得到。
 
人物方面女主角令人眼睛一亮。據網路上的調查,她是現年37歲的泰德混血兒:瑪莎薇哈娜帕妮(Marsha Vadhanapanich),從演員轉型歌手之後的她,已經有將近10年沒有拍戲。只看了前半段的戲時,我還以為她可能是某位泰國知名的美人Model,因為沒有什麼令人激賞的起伏,但是到了後半雙胞姐妹調換身分的詭計被拆穿;露出真面目後的演技才確實讓我搞清楚,她應該不是只有臉蛋的花瓶三腳貓。
 
這樣的結語或許過於流氣,但是恐怖片一向是情侶加溫的媒介之一,在這樣的意義上此片已是善盡了職責,因為這可是經過我的親身檢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