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看起來有點像老梗重提,但是這家餐廳對我來說有點啟蒙的意味,所以還請容我介紹一番。
 
話說個人對中國的傳統建築不是很有興趣,倒也不是因為崇洋或是媚日,只是覺得那些掛在屋簷上的龍啊鳳的,似乎有點太過“形於外”….。直到有一年家裡聚餐,來到了這家◎馥園餐廳◎,反而讓我迷上了蘇州建築。當年是為了慶祝父親節,全家族一同來到這家頗負盛名的國宴級餐廳慶祝,因為吃的是類似滿漢全席的筵席,加上又是很多年前的事了,所以到底吃到了什麼宮廷料理其實已不復記憶,唯二殘存的只有:每道菜都是由穿著類似格格服的小姐端上桌、以及一道以海參為主題的料理不受到大家歡迎,所以全推來我這個家中壯丁面前,不挑食的我足足吃掉了12條海參….。
 
◎馥園餐廳◎於1988年動工,引經據典的程度極高,不僅建材皆從中國大陸進口,還將復刻文化發揮至極致,因為它重現了『明朝蘇州式迎賓樓』的概念。本來這類建築是蘇州大戶人家的附屬建築,通常會建在屋前寬廣的庭院裡,用途是迎賓、餘興,結果卻為台灣這位古董收藏家:楊淑貞小姐移植到了寸土寸金的台北市,這樣的代價在時間上花了4年建造;在金錢上得耗資3億(當年幣值)。不過成果實在也是夠輝煌,儼然就是一種蘇州建築的精華版。從飛躍的簷頂、精雕的樑柱;到鏤刻的斗拱、裝設精巧的藻井,不僅令到訪者驚嘆,甚至讓建築學家都難以挑剔。也因為這幢建築在建築學上都已經帶來了深遠的意義,所以即使它在法律上被定義為“違建”,但是在情理上卻難下定論。因此當時這個史上最貴的違建,在拆與不拆之間還做了一番輿論的拉鋸戰。
 
◎馥園餐廳◎因為位在台北市區,佔地只有4700平方米(樓地板面積),因此只好往高空發展,八角樓、四方閣,以及連通兩棟主建築的藝品樓都是很巧妙的急中生智。不過這些巧思、嚴選,一旦用作於商業,當然都會轉嫁成“售價”,所以當年那一餐雖然不是我這個小朋友買的單,但是我還是略有耳聞是以萬元起跳。這幾天去它的官網走了一趟,發現倒是出現了比較親民的套餐選擇,也許改天該再來重溫一下。
 
其實這樣的餐廳用現代的眼光來看,或許就是一個主題餐廳。主題是什麼?當然是建築啊!那些清雅有緻的白粉牆與灰黑瓦;迎襯栗殼色的木構、樑柱、長窗、掛落,讓你在用餐之餘,都有值得推敲的學問、理當細賞的精妙可收穫。
台北市馥園餐廳八角樓浪濤簷墜飾   台北市馥園餐廳八角樓細部   台北市馥園餐廳大門   台北市馥園餐廳全景   台北市馥園餐廳框   台北市馥園餐廳浪濤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