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大地震是所有台灣人的痛;也是很難抹滅的記憶,而我的記憶跟大家不一樣,因為那天我正好還在日本出差並沒有在台灣。仍記得那天清晨6點(日本時間)左右,睡夢中的我在橫濱的飯店裡接到來自台灣摯友的電話,說台灣發生了大地震,要我趕快打電話回家看看有沒有事。撥了家裡的電話卻沒人接,我打開電視,看到日本電視台正在報導,斗大的跑馬燈字體寫著台北市的Hotel(東興大樓)倒塌….,嚇得我不敢偷懶繼續撥打家裡的電話。
 
終於我姐接了電話,我知道這場地震絕對非同小可,因為我姐不會在這樣的時間醒著;而且通常這個時間她是叫都叫不醒的。我姐說家裡沒事,但是因為餘震不斷所以沒人敢再去睡回籠覺。確認完家裡沒事後,遠在海外的我也沒辦法再做什麼處理,只好按原行程上班去,去到了原廠,首先將此事通知同行去日本的台灣客戶們,請大家務必都得打電話回家問安,接下來的一整天,雖然仍有在進行公事,但央請日本業務用N/B上網隨時監控台灣的狀況。我還記得當時看著網路上統計的死傷人數節節攀升;突然很想回家的那個心情。
 
10年過去了,雖然藉由重建、修復等工程為這塊土地療了傷,但也不忘要記取這場20世紀末的大災難所帶來的教訓。『紀念』,有的時候是為了榮譽;有時卻是為了記取悲傷,08-1月由日本船運來台,由全台社區代表共同立柱的阪神震災救援基地◎紙教堂(Paper Dome)◎,正代表了一種災難後的撫慰再生。這座紙教堂原在日本神戶的鷹取,是由建築師坂茂為燒燬的神戶鷹取教會所設計,在1995年阪神大地震災後,化身為一股精神力量慰藉了許多身心靈受傷的災民。
 
這座教堂以58根再生紙管為主結構,以低成本的玻璃纖維浪板構築長方形的外牆;再以帳篷帆布為頂,當陽光自透光屋頂灑在紙管圍成的橢圓形空間與外牆間,光的迴廊即形成一種莊嚴與神聖的氛圍。由於使用輕量化素材的關係,這座◎紙教堂◎得以從神戶搬到南投,繼續服務需要新力量的人們。◎紙教堂◎的位置位在前陣子爆紅的南投縣埔里鎮桃米生態社區,除了教堂本身之外,這片佔地3公頃的區域被設定為見學園區,並邀請設計921地震教育園區的建築師邱文傑,在◎紙教堂◎旁再設計一棟象徵台灣精神的新故鄉見學中心。邱文傑在這裡利用台灣常見的C型鋼為主結構,讓見學中心裡彎成各種形狀的“鋼”,與硬挺的“紙”做成一個對比,立意有趣,但是我們都覺得配色怪異,不過那片輔佐◎紙教堂◎的湖面倒是很正確。
 
坐在見學中心內的咖啡座上喝著咖啡,今天午後的艷陽耀眼、天空蔚藍無雲,綠草坪上的那座教堂跟著發出光芒,在微風中彷彿都吹來耳語般的祈禱聲,希望往生者能得以安眠;在世者也能如今日的陽光般迎向去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