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中間插了一篇◎赤壁:決戰天下◎的影評,覺得有愧讀者,所以不敢怠慢地立刻奉上這篇解開“淡路島之謎”的答案。其實這並不是我們這趟關西行程的最後一天,而會把它當作這次關西之旅的最後一篇,是因為我把它視為超越一切的非常重點。
 
從那天逛完◎明石大橋◎的空中步道後開始講起吧….,這次會再遊◎明石大橋◎純粹是因為我的要求,因為我指定要去的淡路島就在這座大橋的對岸,所以就很合理地舊地重遊了。當初我跟大家要求去淡路島的時候,無一不抱以懷疑的眼光,我想大家當時心裡的OS是:那裡有什麼啊?!不過在我的堅持下還是成行了。因為要搭巴士到對岸去,所以我們開始找巴士站牌,這才發現這個巴士站還真特別,是直接設在◎明石大橋◎的橋面上。我們到巴士站時已經有大概10個人左右在排隊了,因為我們銜接的時間都算得很準,所以等沒幾分鐘我們要的那班車就來了。坐在巴士上欣賞這座橋又是另一番景象,約莫15分鐘就來到了對岸的淡路島,而接近我的目的地:◎淡路島夢舞台◎時,我瞄了一下家人的表情,這次他們的OS則是加重語氣的:這裡到底有什麼啊?!我也不怪他們,因為◎淡路島夢舞台◎的建築設計成低遮屏,貼近地表的設計讓還在車道上的我們根本看不出什麼端倪,好在那個唯一突出的半三角錐狀Westin酒店大廳算是有稍稍勾起家人的興趣。
 
巴士正好在Westin酒店的正門口下車,下車處正好就設有一面◎淡路島夢舞台◎的全地圖。這裡的佔地廣大不僅嚇到了我的家人,甚至連我都倒抽了一口氣。◎淡路島夢舞台◎的建築很美,但是知道了它的來由之後,感受到的是一種心靈上的美,而且會對安藤忠雄這位建築師更加崇敬。其實,安藤忠雄一生傳奇,他在成為建築師之前,曾任貨車司機及職業拳手,其後在沒有經過正統訓練下成為專業的建築師。這樣的奇人又有一顆美麗純淨的心,似乎怎樣的稱謂都無法確切地來描述他。
 
80年代,日本政府為了興建關西機場,就在機場選址的對面:淡路島的東北岸挖掘,將砂運往對岸填海。本來是青綠的山頭,轉眼間就變成了不毛之地。這個情景令向來以種植花卉聞名的淡路人搖頭嘆息。本來這幅地的業主委託安藤忠雄設計一所高爾夫球俱樂部,但他來到這裡之後,不但沒有照客戶的要求去做,反而為了這幅地四處奔走,向縣政府建議,由政府買下這塊地闢作大型公園,並申辦花卉博覽會,同時興建酒店、會議場地,希望可以振興淡路島的經濟。但又不料1995年發生阪神大地震,震央就在淡路島,島上傷亡慘重,而斷層就不偏不倚地切過規劃和興建中的夢舞台地盤上。安藤忠雄為此修改了設計,並還擔任起震災復興委員會的委員長,為災區出力,最後才在2000年誕生了這個◎淡路島夢舞台◎。
 
我雖然對關西並不熟,但是也看得出來這裡並不是什麼繁華的地帶,或許考慮到這樣的地理環境,所以◎淡路島夢舞台◎被設計成貼近自然;自然到這裡的建物看起來就像是自古以來就存在在這裡一般。我們觀看安藤的建築,必然會發現三種元素:1)他使用的建築材料,必是顯露出真實材質的素面材料,例如清水混凝土或不經修飾的木材;2)以單純的幾何性作為建築設計的基礎;3)以人工處理大自然的光、風、水、天空和綠化,把它們從大自然中抽象出來。這三種元素組合起來,也還真的有安藤相信的那股建築力量及光采;也真的能在觀賞者中引起共鳴。就好像每每見到陽光鑽進清水模鑄的廊柱間,又見到廊柱的影子投在清水模的牆面上,那份靜幽的氣息讓人分不清時間是在靜止還是流動。
 
◎淡路島夢舞台◎佔地遼闊,基地面積有21公頃的規模,而且還與附近的◎國家與和平公園◎結合,創造出總共96公頃的巨大綠帶,絕對不愧被稱為是一個國家級的大規模綠地計畫。在這片土地上整合了旅館、國際會議廳、溫室花房、露天舞台、迴廊等多元化的量體。在這一片倚山面海的絕佳位置上,安藤設計了許多功能不一的區塊,就好像繞過Westin酒店後,首先會先震懾於那延伸展開於地平線的『貝之濱』。這個『貝之濱』設計上沒有什麼起伏,又是由多個淺水池組合而成,淺淺的池底鋪嵌進了上百萬個扇貝貝殼,不僅與眼前的大阪灣連成一氣;而且也串連起“海”這個主題。
 
再往裏走去,更驚人的是那一片稱為『百段苑』的東西。相對於『貝之濱』,這個『百段苑』是以斜面往山坡上灑下揮筆,形成一處有點像梯田的花圃群。你可以選擇搭乘如塔樓般的電梯登高;或者你要拾上約10公尺的水景階梯慢慢賞景皆可。這『百段苑』中用交叉軸線將一格一格的花圃串聯起來,每格的花圃中栽種著不同的植物,且由世界中各國認養,面前迎著開闊的大阪灣風光;而身後則是森林植栽的復育區。安藤大師果真將不修飾的建築材料幻化成了大自然….。
 
在『百段苑』的山腳下以及接近玻璃溫室屋前各有一座圓形廣場,其使用的材料不改清水混凝土牆加上簡單的線條,但設計上卻是往下發展的,有點像是一個泥色的漩渦被嵌在地坪中。走道依著蛋捲般的主體向上盤昇、向下潛移,蛋捲的中空則化為一池靜水,還配上安藤最愛的空中斷橋及突出牆面的盒子狀看台。陽光下的清水模土牆是一種大地的代表色,時間感覺靜得停滯下來;只剩牆面上的日晷在幫太陽報著時。這是一種用建築控制大自然光源的鬼斧神工,在規模不大的空間裡竟讓我聯想起古羅馬的萬神殿。
 
在這裡眼見由交錯軸線構成的不凡空間,讓◎淡路島夢舞台◎就像是安藤忠雄的建築大拼盤。回想起當時姐夫和我爸如獲至寶地忙著拍照,我想文字就到這裡即可,因為或許照片能給人的感動更多?不需要是什麼建築評論家,即使是連皮毛都不知曉的門外漢,建築物它的魅力仍能神秘地直教你要拒絕都揮之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