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喜筵後需休息”這個再合理不過的理由,我多請了兩天的假期,經歷過73桌的巡桌敬酒後,在這邊就先不討論心中對這場規模的感想了….,反正在這樣的“活動”後是真的極需要好好休息的。
 
星期一的台北市平日假用來看電影是最好的,加上老婆上班我休假,所以我就選了一部老婆不敢看的◎鬼片◎自己去觀賞。◎鬼片◎這部片也滿有趣的,片名直接就叫鬼片,是因為它講的就是一場恐怖鬼片跟現實生活交錯的驚悚過程。阿山是一位電影院的放映員,被債主威脅要以Copy電影來抵償債款。一天,阿山和放映部主管一起試看一部尚未上映的恐怖片,但阿山看到一半不知不覺地睡著了,醒來之後竟發現主管失蹤了,他只好在夜裡自己一個人再看一遍。他一邊看電影;一邊打電話找主管,好不容易打通電話,但鈴聲竟然來自正在播放中的電影裡!此時阿山驚訝地發現,他主管已經成為電影裡的一具屍體,他害怕到快發瘋;但卻又不敢把這件事告訴別人,因為沒人會相信這麼荒謬的事。從那晚之後,靈異事件不斷發生….。
 
一部好電影最有效、也最值得驕傲的就是把觀眾融入劇情中,這部◎鬼片◎則至少做到了很自然地讓觀眾們與劇中鬼物產生互動,那種『戲中戲』所衍生出來的扭曲情緒可說是相當地微妙及詭異。因為◎鬼片◎描述的是一個在電影拍攝過程中意外死亡的小明星;而且她的死態居然被搬上大螢幕,所以她仇恨每個看著她死去卻不伸手救人的人,於是她展開報復計畫,把每個看她斷氣的人慘殺後納入螢幕中,當然這也包括了在看這部片的觀眾們….。光是聽起來就讓人頗不是滋味….,更遑論今天的票房實在不怎麼賣,在空空蕩蕩的戲院中,聽螢幕上那個面目猙獰的女鬼尖叫著:你喜歡看我是吧!?的確是個令人背脊發麻的經驗。而看著劇中人物因為見到女鬼的死態而被奪命,我們這些觀眾就開始自己疑神疑鬼地想:完了!完了!我也看到了!這種自然產生的恐怖聯想正是此片要達到的連鎖效應。
 
劇情的編寫算是合理,而且可以一路誤導觀眾;並在劇終時給觀眾一個驚喜。不過我覺得這部片子的特效化妝部份有失泰國鬼片一向以來的水準,除了有一幕那個女鬼把自己嘴角裂開的嘴以上下方向掰開之外,其他如女鬼臉上的化妝我都不覺得有什麼嚇人的。◎鬼片◎導演索分沙達菲斯是之前◎鬼影◎的編劇,◎鬼影◎順利為泰國恐怖片在台灣打下知名度後,這次的◎鬼片◎他再展編寫功力,想出了這個電影鬧鬼的題材,讓所有進戲院看此片的觀眾都有了身歷其境的感受,看膩了血腥虐殺的恐怖片迷,或許應該來嘗試看看這個不同的驚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