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得不說這是一部非看不可的電影。近年來,相信很多觀眾都看得出日本電影的改變;以往,很多觀眾都對日本片卻步,原因多半出在劇情走勢緩慢、背景氣氛單調等,但這幾年的幾部日片作品都一洗這些既定印象,反而把整部片拍得活潑了很多。這部◎送行者~禮儀師的樂章◎題材用的是一般人避談的話題,但卻能做到手法溫婉、讓觀眾的情緒悲喜交加,真是一部相當難得的勾心之作。
 
劇情的編寫也相當引人入勝….。原本在東京交響樂團擔任大提琴手的大悟(本木雅弘 飾演),因樂團突然解散而放棄演奏家之路。失業的大悟於是和妻子美香(廣末涼子 飾演)回到故鄉山形縣,在報紙上看到『旅途協助工作』的徵職廣告而前往應徵,意外當場獲得錄用。詳問之後,大悟才知對方徵的是禮儀師!禁不住社長(山崎努 飾演)半強迫半利誘說服,他不情願地開始這份工作。初時大悟十分恐懼排斥,還得應付親友的誤解、週遭的鄙夷,讓他數度興起辭職念頭。但在親身經歷一場場送行儀式後,他漸漸瞭解到禮儀師妝扮往生者『走上來生旅途』的重要意義,終能自信地投入工作,並重獲眾人尊敬。
 
本片已獲得09年奧斯卡最佳外語片,日本奧斯卡最佳影片、男女主角、男女配角、導演等13個獎項,這些都是實至名歸的榮譽。據說當初以納棺師作為電影題材是因為男主角本木雅弘的提議,而或許是因為自己的提議,本木雅弘這次演來頗為賣力,在劇中他一路從對人生渾渾噩噩;演到因擔任納棺師而對人生澈悟;最後再對自己不諒解的父親釋懷,這一路上的演技雖內斂但感人至深。飾演妻子的廣末涼子則讓人感到晚景淒涼,一個年華已去的女演員雖然身材保持得相當好,但若無演技方面的突破,讓我擔心她今後的演藝路該怎麼走?幾個靈魂角色如納棺社長山崎努、澡堂女將吉行和子,戲份不多但是明顯地流露出自然演技,一副遊刃有餘之姿。而日本國寶大師久石讓的配樂,由劇中人物以大提琴演奏出來的韻味也實在為影片增加了不少靈魂。
 
日本一向是個連小處都講究的國家,這次將納棺手法搬上大螢幕,肯定再次讓日本以外的觀眾見識到了這個國家處理事情上的細膩度。在納棺師這些繁瑣的動作、莊嚴認真的表情裡,不僅逝者家屬能感受到這最後對往生者的尊重;就連我們這些旁觀者都有了對生死的許多領悟。戲裡一場場納棺師為往生者清洗大體、著妝後,看著自己心愛的家人在死去後,竟得一位素未謀面的陌生人如此細心對待,家屬發自內心的感謝,才是促使男主角認真投入這份工作的最大動力。而原本對這份工作無法認同的妻子、朋友,也因為親身目睹男主角為澡堂女將納棺的認真神情,受到男主角對自己職責的尊敬與信仰所感動,才得以領悟這項職業的重要性,這一點也讓我紅了雙眼。
 
進而,劇情講到在男主角6歲時就拋家妻子的父親,最後流落異鄉無人認屍,連絡到家裡時,男主角與妻子趕去收屍,看到他人找來的殯喪業者草率地就要把自己的父親“裝箱”,終究自己上場納棺時,妻子驕傲地大聲道:外子是納棺師!此時男主角了解到妻子對這份工作的認同,想必心中也是百感交集及安慰的吧。男主角放下了心中對父親的不諒解,按傳統禮俗清洗父親的屍體,撫摸著父親的臉龐,兒時模糊的記憶在腦海中若隱若現,終至印象中的父親臉孔也已清晰了,男主角落淚道:是我父親沒錯!感人肺腑的情節依導演的簡單編排竟能有如此震撼心靈的力量,讓我不得不讚賞這個看似小品卻為大作的影片。
 
一個人的身後能留下什麼?是像男主角的父親一樣,被自己的兒子不諒解一輩子?是像電影第一場劇中那具不認同自己性別而扮成女性的女屍;留由後人繼續為自己的性別爭論不休?是像澡堂女將的兒子在她生前吵著要她賣掉澡堂,到她死後火葬時才對著小窗哭喊:媽,對不起!還是像孫女為完成阿嬤心願,幫阿嬤穿上泡泡襪後納棺,再笑著對棺木說:阿嬤,掰掰!每一段納棺過程都上演著死者缺席的人生故事,是一幕幕混合著悔恨、衝突、感動又偶笑著流淚的戲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