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要感謝老婆體諒金融風暴的餘悸猶存,所以把蜜月國從義大利改成峇里島;而且還巨細靡遺地安排了所有划算行程,讓我從行程到費用都不用愁。我們兩個都是第二次去峇里島,而且前次是相隔10年之前了,當年Villa應該並不多,所以我們住的都是普通飯店。現在的峇里島充斥著各式各樣的Villa選擇,所以我們就帶著一不做二不休的心態,硬是把7天6夜的住宿安排了三間不同的Villa。華航精緻遊相當划算,住兩晚的Kayumanis(烏布)送兩晚Kayumanis(金巴蘭),最後兩晚老婆則就著我喜歡的建築風格選擇了著名的The Bale。
 
看來幸運之神從出發那一刻就陪著我們,當我們還在心中嘀咕淡季怎麼會有這麼多遊客?臨到了登機門,我們兩個竟被免費昇等為商務艙。去峇里島近5個小時的航程,坐商務艙與經濟艙的感覺差很多,一排只有4個座位,還有專屬的拖鞋、電視、加大座位、座位旁置物箱等硬體,如此的確縮短了時間上的滯留感。10年前的峇里島機場已經不復記憶,但出了機場那襲來的一股悶熱卻還記憶猶新,那種熱度….,足以讓你用上所有與熱有關的形容詞。今晚的住宿是老婆精心挑選的Kayumanis烏布,Kayumanis是肉桂的意思,當初老婆說要選這間肉桂飯店,我還不禁發噱了起來,我是很喜歡肉桂味啦!但是有必要連飯店都選肉桂為名嗎?會不會太誇張?因為名為肉桂,所以舉凡飯店的LOGO、迎賓餅乾、沐浴用品的香味,竟全都是肉桂!
 
隨著華航安排的機場接送小巴在烏布鄉間車道左鑽右行,最後這家Kayumanis烏布的入口竟然狹窄到只容一輛車通行,而且還沒有招牌!還好這一切只是為了隱密性,穿過那條短短的車道後就海闊天空,在大廳前還備有橢圓形的迴車迎賓道。純峇里島式的Lobby大廳有著挑高的木製涼亭屋頂,下面放置了最少需求的家具,在大廳的右側則備有品味卓越的圖書室,這些配置光用看的就是一副悠閒。峇里島的居民看起來已經很習慣與外國遊客社交,一見面就獻上迎賓鮮花,在簡單的C/I手續之後,就由我們專屬的Butler帶路到我們的房間。
 
何謂Butler?簡單來說就是中文中的“管家”。這個管家雖然不是真的只服務我們這一間Villa,但是管家團隊就像我們設備供應商的工程師一樣,是24小時待命班,舉凡你所有的需求都可以拿起房內電話撥打他們的分機,是一種窗口統一分明的營運方式。從大廳出發,Butler介紹了園內的公設,包括有餐廳、Main Pool、SPA館,最後才引我們進入名為◎INTARAN◎的Villa。看來這裡的Villa似乎都是以椰子樹的各個部位為名,而我們這間的INTARAN即是椰仁花之意。
 
穿過對開的木門,是一堵遮蔽視線的堆砌石牆,用以阻斷入門者的直接視線;加強隱密程度。繞過這面石牆則可見建築主棟與副棟;石牆邊則是一個我們都市人夢寐以求的長方形大泳池。石材地板一路鋪到主棟物門前才停止,副棟建物前改以木材為底,存在於這種熱帶島嶼的建築物似乎不用推門都是種浪費,所以主棟物的大門除了必須的木框之外,剩下的全作成玻璃的推門。主棟物的室內坪數雖然不是驚人程度,但是室內的冷氣和窗邊的窗台式沙發仍有相當誘人的舒適度,穿過右側再一道玻璃推門,則是只有屋頂沒有牆的衛浴空間,白色雙人陶瓷落地浴缸及雙套盥洗台已成了一般配備,下幾階台階後則是全戶外的石製淋浴。從戶外淋浴區繞過小樹林又回到庭院,我們再來看看副棟建物。副棟建物甚至連牆都沒有,以茅草結實地紮成多層次的屋頂,這個空間是客/餐廳,圍繞著LCD TV放置了長形沙發,供房客可以悠閒地選幾片喜愛的DVD相依觀賞,沙發後是兩人圓桌,在圓桌後則是有著白色大理石的島型流理台,流理台下方的櫥櫃中有著用木盒裝成套的餐具可以使用。
 
第一個晚上我們選擇在自己的Villa裡用晚餐,餐點一道道由侍者端進庭院來,環顧四週奢華的設施,真讓人算計著在C/O之前都得用到才甘心,餐後拎著以木頭雕成的小象鑰匙圈出門散步,在綠意巷弄中晃呀晃地,發現原來通往Main Pool及SPA區之前,還得步過一道越河的小橋,蜿蜒的短草坪之後,才會看到在夜中點了池畔小燈的大型公用泳池,此時發現竟還有夜間值班人員手持手電筒遠遠地跟著我們;並在適時為我們引路及照明。原來在Kayumanis,可貴的不只是天上清晰可見的繁星;也不是讓住客以為自己是富翁的硬體設施,還包括了這些以客為尊的虛心關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