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參加華航的套裝行程,其中包括兩家的Kayumanis已到此結束,最後兩個晚上是我們自己另外訂的,也是我們倆人中意已久的一家飯店,叫做:◎The Bale奴沙杜瓦◎。這家飯店服務也算貼心,雖然不像Kayumanis會負擔房客的所有交通費,但是仍派了一輛廂型車來到◎Kayumanis金巴蘭◎接我們,此時看到兩個飯店的服務人員(Kayumanis vs. The Bale)開始做商業情報探勘,表面上雖然和善溫暖;但是我想他們心中還是有一種風雨欲來的心情。看Kayumanis的女服務員走來跟The Bale的司機親切問暖,但卻一伸手就打開了前座的車門,看看The Bale這趟接送車程會提供什麼服務。The Bale的司機與我們兩個禮貌地問好後,隨手就遞上了木製托盤,上面包括兩瓶才從保冷箱中取出的冰涼玻璃瓶裝山泉水、同樣冰涼的濕毛巾以及一個用三宮格盤盛裝的小零嘴。與Kayumanis相較,零嘴比Kayumanis多了一個種類;山泉水也比Kayumanis的誘人(因為Kayumanis的沒有冰)。
 
車子從金巴蘭開到奴沙杜瓦,入口車道看來比金巴蘭地區的寬敞了些,◎The Bale奴沙杜瓦◎的大門也是另一種風味。當初我會愛上這個Villa村即是因為它的建築風格,在入口就已經是我鍾愛的極簡風,一個圓形的小水池指示來車該在這邊迴轉,從水池的一端昇起一面白石牆,與頂上的一片薄屋頂相接,這面屋頂則自此直延伸至接待大廳。車子開到那片屋頂的下方,不偏不倚地停在大廳的正入口,此時我們的Butler早已等在該處,車子一停妥就為我們開了車門。看出這裏的設計崇尚極簡,因為從大廳入口開始就更氾濫似地只用直線為建築線條了,從迎賓車道去接待大廳的地板是白色的磨石子地,地板的兩側皆開了水平面與地面切齊的淺水池,可看到淺池中全放滿了黑色的鵝卵石。這個大廳長廊由數支方柱撐起屋頂,並在接待大廳處挑兩層樓高,接待大廳近屋頂處開了大間隙,所以也不知道該把大廳算成是室內還是室外。Butler並未帶領我們走去大廳,而在第一道岔路稍留住了我們的腳步,此時看到一個有點義大利藝術家風格的洋人快步向我們走來,原來Butler把她們的經理叫來跟我們打招呼!雖然只是普通的歡迎問暖,但是這一招的確有一種被尊為貴賓的感覺。
 
告別經理後,我們在那條岔路就轉彎離開了大廳建築,接著進入戶外的Villa區,首先迎接房客目光的就是一個層層高升的階梯區。地板及隔牆皆用近白色系的石材所構成,階梯區的上坡第三區塊中央冒出一方型的小池,池中泊泊湧出的池水順著細細長長的水道一路往下經過第二區塊及第一區塊的階梯區;直至最近大廳的長方型降板水池中,這道流水也把每個階梯區一分為二,並在每個區塊開出往左右延伸的小徑,帶著房客步至自己的Villa。Butler特地繞道向我們介紹園內的餐廳,在餐廳的這個區域中同時也設置了Main Pool,除一旁的餐廳建築及散置在泳池旁的幾個涼亭外,幾乎所有空間都曝曬在陽光氣息下。視野所及之處,包括這個區域最主要的建築:餐廳,所有的線條都呈直線發展,這是屬於極簡的風格,而白色石材砌成的石柱、牆面,有些甚至是直接入到池水中的,大量的原始建材又使得這裡就像個時尚感十足的希臘神殿。
 
途中經過那些由白色高牆構成的窄巷細弄,普照在峇里島的烈陽下顯得像座高雅的殿堂,而我們的12號Villa就在餐廳區的側門旁。這個Villa村從大門開始就展現出與Kayumanis非常不同的味道,一個有傳統地方特色;一個卻是相當突出的神殿極簡風,讓我們都很迫不及待地想要看看Villa裡還有什麼更驚人之處。隨著Butler耐心又仔細地講解各處設施,推開Villa木門仍是白色佔據了大半的視野,這個稱為Single Pavilions的Villa在坪數上雖然比Kayumanis小很多,但是建築風格及善用空間的設計使用起來仍是餘裕有加。主建築之外在庭院中設置了一個Daybed,還有一個與浴室相連的長方型泳池,雖然與Kayumanis比較起來這個庭院算是迷你的,但只在一片綠上種了一株雞蛋花卻是我最愛的庭園設計,簡單又乾脆的乾淨感讓我百看不厭。
 
Butler在房間內介紹了各種物品的擺設位置及使用方法後,C/I手續則是我們這幾天已習慣的方式,是在自己的Villa內吹著冷氣像接受採訪似的被做了各種調查(如隔天的早餐內容及用餐場所)。環顧室內一圈,白色磨石子地板在這種熱帶島嶼國家是很適合的,不僅易於保持整潔而且也會無形中帶來清涼感,臥床處甚至還用相同材質做了床台及左右兩邊的床頭置物空間。一側的長沙發有著窗台,長條型可伸縮的木桌與多用途電視櫃合成一氣,大量的幾何線條讓室內的氣氛可以耐久不失趣味,最讚的是整個建築的四周都用很大面積的落地窗包圍,南洋的陽光可以毫無保留地進入室內。就這麼跟著落地玻璃進入浴室,目光從雙人份的盥洗台、造型特殊又簡潔的水龍頭,一直到在磨石子盥洗台的一端放置的一個木盒停了下來,Butler盡責到我都還沒發問她就先解釋起來了,原來盒子裡裝著的是洗髮/身用品、泡澡用的浴鹽及精油,最特別的是裡面有6種口味的香皂,味道特殊到還有巧克力和咖啡口味的哩!這些都被飯店用展示品似的方式做了陳設,感覺起來相當豪華。雙人浴缸一端的窗外是小水池、一端看出去則是戶外淋浴區,此時的陽光被格欄切割成一條條地映在白色外牆上,有這樣的風景大概會讓泡澡的人都不想出水了。盥洗台後方的那扇推門打開下階梯就直接是泳池,那泳池直延伸到最邊緣,看似斷崖但其實它是做成垂直的牆面讓池水Overflow,這個方式有視覺巧妙的好處,但其實我隨便在水面撥撥水,那滿出去的水會全潑到下面的道路上,對經過的行人會是困擾。
 
換了便裝後我們打算出門去庫塔逛逛,漫步在◎The Bale奴沙杜瓦◎裡往大廳走去,在自己喜愛的建築環境中我實在捨不得走快;混雜著現實與冷調神殿的奇妙感又讓人脫不出情境,難怪有人說峇里島人都懶懶的,因為連我都快染上這種無傷大雅的惡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