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這個導演上一部片子◎機械公敵◎的賣座,總算讓我對這部片子產生了一點興趣。不知道為何,覺得◎末日預言◎的宣傳做得很不足,加上它的題材又有點老調重彈,所以連帶地對它的票房也很沒信心。
 
劇情描述1959年在波士頓一所新開辦的小學,老師要求一群學生畫出他們想像中的未來,然後把所有的畫都放進時空膠囊中上鎖,預計保存50年後才開啟,但是其中有個神秘的女孩,在她的紙上寫滿了密密麻麻的數字,她說是有個看不見的人輕聲告訴她的。過了半個世紀後,另一代的小學生打開時空膠囊看內容,卡雷柯斯勒(錢德勒坎特布瑞 飾演)拿到了當年小女孩寫滿數字的紙條,結果是卡雷的天體物理學家父親約翰柯斯勒(尼可拉斯凱吉 飾演)得到了驚人的發現:這些數字竟準確地預言了過去50年的每一場重大災難。約翰繼續抽絲剝繭,發現這些數字還預言了另外三場災難,其中的最後一場就是最令人毛骨悚然的世界末日。約翰試圖警告相關當局即將有災難發生,但是官方卻不予理會,而他在發現卡雷可能和這個謎團有關之後,也開始愈來愈害怕了。他找來當年寫下預言女學生的女兒黛安娜韋倫(蘿絲拜恩 飾演)和孫女愛碧韋倫(蕾拉羅賓森 飾演),協助他阻止這場世界末日的大災難發生。
 
影史上描述世界末日的例子不少,而且順應法國醫生諾查丹馬斯的末日預言,在1999~2000年時“末日電影”紛紛出籠達到高峰。這次◎機械公敵◎的導演亞歷士普羅亞斯居然在多年後又要再講這個話題,不免讓人覺得有些過時,不過片中擔任末日預言的媒介:時空膠囊倒是讓我有興趣。我覺得時空膠囊是個詭異的東西,其實時空膠囊的定義很廣,從一般大眾所熟知;在1939年世界博覽會此類大型展覽中製作並埋下,等待多年後再被挖掘出來的『有意類』,另外還有被維蘇威火山爆發所掩蔽的龐貝古城,這是無意形成的『無意類』自然古物。不管是『無意類』或是『有意類』,時空膠囊是一種以儲藏貨物或資料來與未來的人溝通的方法,但若多年後的人在裡面發現一些常理外的東西又該做何反應呢?太古怪了啦!
 
可以想見當約翰發現他兒子拿到那張50年前小女孩的數字預言時的心情,明明每個小學生都繳出一張帶著稚氣的圖畫,就只有這一張寫滿了不明的數字。雖說數字的來源推給外星人會讓許多觀眾翻白眼,但是我倒認為這又能如何呢?我們都知道要看的這部電影是要講預言了,這個世上能講出預言的又有誰?不是外星人所為那就得是有預言能力的奇人,難道推給奇人就不會被嗤之以鼻嗎?紙上寫的預言中,還剩下最後三則現世預言,那是用來取信於約翰,飛機失事的107人遇難、地鐵衝撞的81人慘死,這兩則血淋淋的慘案都讓約翰親眼所見,也讓他不得不信任這張預言是真的。最妙的是預言數字裡居然還暗藏了GPS座標,讓約翰可以有軌跡紀錄去趕到事故地點,但可悲的是這些預言的內容並不是約翰可以阻止;或許該說這些預言只是忠實紀錄一定會發生的悲劇不是容以改變的。當約翰發現最後的一筆數字竟是末世預言,進而發現數字紙中突兀地反寫“EE”兩個英文字母,再循最後的GPS座標到小女孩的葬身地,在她的床板背面發現她生前留下的“Everyone Else(EE為此兩個字的頭文字)”字樣,約翰如此聯想起來,以為小女孩是要告訴他,所有人(EE)都將死於這場災難=世界末日。但我的猜測是,小女孩之所以故意寫了EE還反過來(有點像數字的“33”),是她的“籲”言而不是預言,她是要日後得到這張數字又發現預言奧祕的所有人類(EE),都在這一天聚集到這個座標來,因為外星人的飛船只會到這個地點來接人,要逃命的話只有搭上那艘太空船。
 
不管劇情是不是如我想得那麼複雜,這部商業片的特效效果實在值得稱許,據說這部片子是首部全片以Red One攝影機拍攝的劇情長片,這種設備不同於一般數位攝影機的地方在於,它記錄的是數據而不是影片,有點接近DSLR+電腦,或許是因為全面數位化的關係,使得後製的“加料”、“修飾”都有很大的運用空間。片中的重頭戲:飛機失事、地鐵衝撞和末日毀滅皆製作得栩栩如生,飛機傾斜著劃過塞車中的車道,一側的機翼切過高壓電線、車輛及地面,之後墜毀在空地,影像及音效都如聲歷其境;而失控的地鐵電車傾斜脫軌、失速衝撞月台及來車,看得到無辜的民眾被撞飛、擠壓、拖行,這一切就像是真正發生在眼前似的。這些慘劇在新聞上播報都讓人不忍聽聞了,更何況是這麼硬生生地看著它發生。
 
這部電影雖然是純粹的商業片,但劇情步調及影像特效都相當不錯,許久沒感受到影音刺激的朋友們,前進戲院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