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麼說真的一點也不誇張:09-5/20因為這座建築物而意義重大!很早之前我就送出了今天的假單,金融海嘯尚未平息,所以公司完全不會阻止員工休假,因此假單順利地一路簽核完畢;同時我也立刻去年代售票訂了這張票,不出兩天燒燙燙的票券就已經寄到家裡來了。老婆因為公務在身所以無法跟我一起成行,一方面因為隔天我得在台南參加會議;一方面老婆知道這件事對我的重要性,所以我就隻身提前往南部移動,目的地:高雄。
 
當上週得知這星期會正式進入梅雨期時,我的心情比獲知大學落榜還來得沮喪,好在今天一早起床,天空竟奇蹟似地放晴,車越往南開太陽還越大,使得我連休息都不捨得,深怕晚到達陽光就不見了。把車停在台南高鐵站,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轉搭最近的高鐵班次,轉眼間已到了左營高鐵站,接著再轉乘高雄捷運,僅坐了一站我就下車了,因為已經到了我的目的地:◎世運站◎。上次和老婆當日來回台北/高雄,沒想到竟然撲了個空,最後僅以一篇◎星巴克明倫門市◎草草交差,這次看著頭頂上酷暑的烈陽,我想我是勝券在握了。
 
雖然◎世運主場館◎是施工期最短的場館,但因為我太早就看到了設計圖,所以也算是苦候多時,今天在此舉辦落成音樂會,上次都扼腕了這次我怎可能還會錯過?顧不得我討厭的人潮,第一時間我就訂了拍攝位置最佳的看台區座位;也好不容易在這一刻向各位交出這篇文章。提到雪梨你會想到雪梨歌劇院;提到北京你會想到鳥巢,從今天開始,每個人都該在提到高雄的時候想到這座◎世運主場館◎了。第一眼看到那在南台灣艷陽下閃閃發光的太陽能屋頂,我根本就已經呈現一種雀躍的狀態,它採用了膠合玻璃的無框式太陽能光電板,不但能讓太陽光流洩而下,也有70%的遮光率,使人身處於蒼穹之下而不覺炎熱;除充分落實節能環保的世界趨勢,一年可提供至少110萬度發電量之外,在非賽事期間更可以把多餘的電力賣回給台電以增加收益,是史上第一座使用太陽能的綠建築運動場館。
 
2004年,當高雄市擊敗全世界6座城市拿到世運會主辦權之後,兩座符合國際標準的指標性建築即開始陸續動工,一座是◎高雄巨蛋◎;一座就是這個◎世運主場館◎。這座讓高雄人驕傲、台北人(我啦)忌妒的運動場建築到底有什麼看頭?是的,它就是一個光用看的就有噱頭的建築。首先,我想搬出它的建築師名號應該就可以是個票房保證了,因為它是由與安藤忠雄並稱為『日本建築雙雄』的伊東豐雄所操刀設計。再來,你再看看它的外觀設計圖之後,一切已經不用言喻了。從上空看來像是一道流動的河,座落在左營區中海路,鄰近捷運紅線◎世運站◎,面積廣達19公頃,造價新台幣47.95億,擁有40000個座席、15000個臨時觀眾席,是符合國際一級認証的標準運動場館。
 
主場館的周圍被綠地所包圍,沒有圍牆也沒有明顯的出入口,可以被稱做是一個運動公園。不但結合了自然景觀、保留原生樹群,還設有自行車道、慢跑區、籃球場、兒童遊樂場等等,住在週遭的民眾們實在受惠非常。當繞行整個園區時,還可以發現散落在四處由國內外知名藝術家所設計的裝置性藝術品,最明顯的當屬主入口的標誌塔。名為『火燄』的巨塔也理當由伊東豐雄大師來創作,他以呼應主場館『螺旋延伸的律動』為創作構想,延續主場館活躍的生命力。具活潑性的指標塔高約20公尺,採用螺旋鋼板及鋼管製成,並以熱情的豔紅色為主,來呈現主入口熱情迎賓效果,引領前往主場館的民眾。
 
我幾乎是以地毯式搜索的方式在為這幢建築物拍攝影像,下午三點出頭到達這裡,一直照相照到晚上六點左右入場,偏偏今天的太陽是讓我會有好作品的夏日艷陽,任我捲起短袖的袖子也一種快將中暑的悶熱。高雄市政府肯定很重視今天的這場藝文活動,看著巴士載來一車車的警員,把還不見人潮的主場館四周已經佈滿了警戒線。建築物所產生的趣味凡人皆無法擋,有些警員已經拿起手機“外拍”了起來,隨著時間漸晚,四面八方湧來人潮,每個人初見◎世運主場館◎時都顯露出驚喜的表情,幻想我是伊東豐雄的話,看到這些表情我一定會找個暗處躲起來竊喜。
 
眼看場外人潮已經聚集到一個程度,雖然離表演開場時間還有一大段距離,我仍是選擇早早在六點就入場。入到場內,通往各觀眾席的緩衝空間可以清楚看到那特殊的連續螺旋狀結構及清水混凝土曲面支撐架構的馬鞍,就是這個重點讓整個場館外型呈現似河流、也如彩帶般的韻律感,找回了建築中的新自然。或許這是融合了安藤忠雄的建築特徵,相容於周遭景觀還真是種絕妙組合,惺惺相惜啊!
 
瞄準面對舞台最中央的最高排位置,我霸佔了絕頂寶座(看臺區不對號)。在場內細觀這個建築又是另一番讚嘆,只在南側大開口的屋簷式巨大雨庇實在奇特,讓向來封閉的運動場突破了傳統藩籬,成為全球首座有開口的體育場館,此時這雨庇把我從兩側擁在懷中,它的結構看得人目瞪口呆,說它是精雕細琢也好;讚它是巧奪天工也行,這樣領先國際的重量級建築真是會“為國爭光”了!開放的空間設計,也讓主場館成了一個會呼吸的有機建築體,與周圍自然環境相互流通,下午的酷暑已經轉換成自然涼爽的晚風,風大到我偶而還得瞇起眼睛。雖然大會宣導禁止攝影,但後來大家都大剌剌地拿出相機猛拍,那我怎麼能乖乖坐定呢?邊滿意地拍著這些近在咫尺的建築美學,一個半小時的時間就這麼不著痕跡地溜走了,放眼望去除了人潮還是人潮,此時廣播也略顯急躁地放送:看臺區的票已全數售鑿,請看臺區的觀眾盡量依序塞滿前排座位,好讓後來進場的觀眾方便入座。隔天我看新聞才知道,這場音樂會竟湧進了35000人!
 
老實說,我來參加這場盛會的理由主要是建築欣賞;但當那屋簷的燈光暗下,舞台燈光隨著音樂亮起時,也實在讓我提起了很大的興趣。這場盛大的音樂會以柴可夫斯基的《1812序曲》揭開序幕,當演奏到象徵凱旋的《馬賽曲》時,我正因難得找到自己熟悉的旋律而振奮不已,此時那科技屋頂竟冷不防地發射驚天動地的11響加農砲(還加地板震動),我相信一定有很多女性觀眾被嚇到發出驚叫聲,只是那貫徹雲霄的隆重砲聲把所有其他的“雜音”都掩蓋了過去,好不容易恢復正常聽覺後,才聽到周遭女性邊驚呼:『嚇死我了!』但同時又興奮地強力鼓掌。的確,煙火不是最後的壓軸嗎?怎麼會出奇不意地在首部曲就跳出來啊?連我都嚇了一大跳而忘記照相。接著又演奏貝多芬第七號交響曲等多首曲目,當我開始納悶從一開始就陪站的那些合唱團員到底是要幹嘛時,這時壓軸的貝多芬合唱交響曲《歡樂頌》上場了。最後20分鐘才豋場的百人大合唱,同時搭配來自世界四國聲樂家的演出,簡直可以說是氣勢磅礡到了極點。
 
看來全場觀眾已經如痴如醉,最後謝幕時我跟著大家拍手拍到快殘廢,安可聲也此起彼落,但讓我驚訝的是演出者竟只多鞠了幾次躬而已,讓大家只能欣賞放到天上的煙火秀。散場了,這時我才發現剛剛讓我沾沾自喜的寶座成了最笨的選擇。你想想看,我要怎麼從最後一排座位上穿過35000人脫離到場外啊?!好不容易到了場外,那人山人海的景象我前所未見,還好中海路被封鎖不准車輛進入,因為兩旁的人行道在此時竟然塞不下散場的人潮,人都擠到馬路上去了。我做了一個更笨的選擇….,想說捷運只要坐一站就可以舒舒服服地去搭我的高鐵,好了吧!我光是走人行道去◎世運站◎就花了我將近40分鐘,擠到前胸貼後背不說,因為盡頭是馬路所以還會因為紅綠燈使這已經不怎麼會動的人龍停下腳步,而且剛剛薰得我陶醉的晚風也不知道去了哪裡,換來的是像三溫暖似的悶熱,等我走到捷運站時全身已經像是穿著衣褲(含內褲)泡過水了。好在我趕上了最後一班有停靠台南的高鐵班次….。
 
雖然離開的過程如此痛苦且艱辛,但這座即將於2009高雄世運上擔任開閉幕典禮的建築讓我非常滿意,絕對是現今最值得造訪的新景點。看來運動會都還沒開始,高雄市就先用這座◎世運主場館◎把我給征服了。台北….,唉!真的該加油了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