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鮮少在台灣過農曆春節,對於今年長達9天的罕見長假,原本打算和家姐夫婦一同去熱帶小島避寒,但在網路詢價的結果實在是貴得太過不合理,最後只好和我姐拆夥。後來他們跑去日本,我則計畫了5天4夜的台灣西半部之旅帶著老婆去浪跡天涯。早有耳聞每年農曆春節的塞車狀況,出發前與許多有經驗的同事們再度確認其嚴重度,一位同事甚至強烈建議我們要買好『尿袋』再上路,還和我分享他嘗試用寶特瓶卻“塞不進去”的冏態….。帶著在台隆手創館買的高級舶來品尿袋,挾著勇氣夾雜著斷念,我們在恐有大量車潮返鄉回娘家的初二出發,為此我們特別提早在早晨6點就上二高,前往我們的第一個站點:三義。之所以會選擇三義這個去過多次的木雕之鄉,其原因當然是因為我有中意到想照相的民宿及建築物,只是我們始料未及的是,除了在大溪一帶一度塞到不能動之外,其實大體上的路況都還好;我們甚至還晃去關西休息站伸展了下筋骨。到達三義木雕街停好車也不過早上9點左右,這個時間這小鎮還未出現假日應有的擁擠車潮,讓我們可以悠遊地在三三兩兩尚未全數開張的木雕民藝品店閒晃。
 
消磨時光可說快也可說慢,坐在便利商店前喝杯現煮咖啡、這家店買買檜木屑包成的除濕芳香包、再在我的愛店◎九鼎軒◎買些要帶去嘉義給媽吉的客家傳統米糕甜點,簡直悠閒到一個不行。中午當然要在◎勝興客棧◎品嚐一下客家料理,口味沒得挑但店家服務卻令我們夫妻倆不怎麼愉快,好在這點小掃興很快地被假期的愉悅氣味給沖淡。飽餐後我們繼續散步,一條也不算短的木雕街被我們走了無數次,在其中一家店家認識的柴犬媽媽Lucky一定搞不懂為何一天之內看到我們兩個怪人這麼多次….。接近下午3點,我們才前往這家名為◎白石美術館◎的民宿。你一定跟我當初一樣好奇,民宿就民宿;美術館就美術館,什麼叫美術館民宿啊?因為這家民宿的主人是藝術家林定義,與畫家太太為找尋創作靈感的家,所以找到了這片淨土,並自己建起了這幢鋼樑及白色水泥屋瓦的設計感住宅。看男女主人的應對顯然不是正統的生意人,但誠懇謙虛的態度卻讓人感到一種真誠,這天下著惱人的細雨,男主人忙著照顧幼娃兒,由女主人領我們前往位於二樓的客房。
 
其實我第一眼看到◎白石美術館◎的實景時,會覺得跟網路上的照片有些差距,這有可能是因為今天的天空不夠晴朗;也有可能是因為年久斑駁了,整棟建築物已不夠雪白,但每個樓層的空間皆有極盡所能的透明大開窗,若是陽光普照的日子一定會顯得通透萬千。三個樓層以往上遞減的坪數發展,二樓面前面後各一間客房;再加上三樓一間共只有三個客房。我挑選的是二樓面梯田式茶園的最大坪數二人房,房間前能有一大片大到離奇的無邊露臺,這想必是建築物向上遞減坪數得來的美意;而刻意避免設置手扶牆面阻隔視線,到了四五月時聽說可飽覽近在眼前的桐花走廊。一入房間老婆立即就明白我選擇此間民宿的理由,正長方形的寬敞空間中擺設簡單,除了必須的傢私之外,最引人注目的大概就是位在房間中央的透明淋浴間了。這個房間三面大開透明窗,然後又在房間內架構了一間玻璃淋浴間,簡直就是玻璃屋中的玻璃屋。不僅是淋浴間“非常獨立”,就連馬桶都不乖乖靠牆地杵在一隅。房內搭配來自福建的古董木椅、古董國畫,還有相當值得一提的舒適睡床,被單與房間內的窗簾皆是民宿主人從義大利叫貨過來的仿麂皮布料,為冷到不行的這晚帶來很多溫暖。
 
房間內處處充滿人文氣息,運用現代設計及懷舊混合、衝突,反而產生一種很獨特的優雅。這裡沒有網路也沒有電視,唯一一個會發出聲音的機器:收音機所附的CD竟是崑曲,會發出光亮的唯二光源一是臥床上方的猴子偷桃鑄銅吊燈、一是玻璃盒淋浴間上的一盞投射燈,把所有科技配件的使用率降到最低;彷彿就可以把需求也降到最低,正要細細品味這原始無慾的氛圍時,端起裝了熱茶的對杯又發現竟是出自WEDGWOOD的名品….。
 
其實這裡最像美術館的區域是一樓的公共空間,大量的視覺留白加上更是誇張的超大面積透明圍牆,寬裕的空間裡只放了男女主人的一些創作品,雖然這天沒有我愛的萬里晴空,但三義特有的雲霧自遠處山巒間飄來,透過玻璃窗欣賞,彷彿更能詮釋這座『美術館』所下的生活定義。隔天用早餐時才發現我們竟與政府高官一家人所見略同,選擇在這家民宿度過了一夜,因幫忙照相而與這位高官有了簡單的互動,也是這趟旅程中有趣的記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