篇最誇張,是2010-4/11的事了….,那次是為了照◎獨立森林◎而跑去宜蘭的。除了◎獨立森林◎之外,那趟還照了◎蘭陽四季會館◎、◎海田行館◎和◎水岸森林會館◎,繞完了這些民宿之後,想說既然都來到宜蘭了,不如回程時去更新一下◎蘭陽博物館◎的進度,因此才又繞過去烏石。沒想到在停車場停好車後,發現之前大規模遮掩住的圍籬都拆除了,不僅◎蘭陽博物館◎的外觀已經顯露,甚至是從停車場入園的步道都已經成型,僅留下一些嚇阻效果很差的黃色警示帶有一搭沒一搭地垂危著。本來一開始我還只是裝乖地在警示帶外照些遠景,後來我老婆突然嚷著:『為何他們可以進去!』我一看,的確有一家子從園區內要往回走來停車場,不僅有成人兩名,甚至還有孩童同行!
 
雖然知道圍籬已拆除,但人家至少還有警示帶存在;在裡面做工程收尾的工人們也都還戴著工地帽,怎麼說都還是個工地。但現在眼見一般民眾正『悠遊』在工地裡,再加上女人有時候『計較』的功力很厲害,知道別人可以而自己不行時一定會力爭到底,所以此時我老婆就開始發作,大聲疾呼說我們也要進去看看!一向奉公守法的我也開始動搖,半推半就地往入口處走去。就像冒險童話故事中設有的重重關卡,才走上斜坡遠遠地就看到一個工地帽打扮在抽著菸的男人,看來是工頭層級的人物吧?相信我老婆也跟我一樣在『遙測』這位仁兄,並且在心中盤算著因應對策。基於『同性相斥』原理,我想我這時不要開口比較好,果然我老婆先發制人,面帶微笑地和工頭說起話來。『博物館還沒開放厚~~』男人大概都是一個樣,以笑容兼摸頭地回應『還沒ㄋㄟ ( 還ㄋㄟ哩 )』,老婆再度發起攻勢,『可以讓我們進去走走嗎?我們會注意安全的』看得出這時男人有些猶豫,停頓幾秒後道:『我沒有看見你們進去哦』….,這話就算是白痴也聽得出來是種“消極的妥協”,英雄無用武之地的我見安全了才插話說『我們也沒看過你』。
 
這是一個『工安機制徹底毀滅在美色下』的血淋淋例子,我們兩人就這麼大搖大擺地進入原本應該被禁止的區域;也得以一窺◎蘭陽博物館◎的壯觀全貌。之前都只是從對岸遠觀這幢頗另類的博物館建築,今天總算能貼近觀察,姚仁喜大師領導的大元聯合建築師事務所作品無數,但台灣建築中卻少見這種以多稜角為題材的嶄新作品,如之前所介紹,這座博物館的造型靈感來自於該地緣常見的『單面山』地形 ( 請參考下列照片 ),傳達的意念是一種由土地中成長茁壯之意。我們一派輕鬆地遊走在沿濕地建構的木棧平台上,一旁蹲在地上施工、拉線的勞工朋友們對我們施以怪異的注目禮。我不時順著建築物的稜線往天空望去,有一種強烈的超時代詭異感生成,建築物同樣也取材自當地的烏石意象,外牆主要以石材為主,近看其質感甚至還反映出單面山因長期海蝕所顯現的特殊紋理,同時還搭配玻璃及金屬等現代建材,反而還很有一種平衡的美感。
 
建築量體的造型實在太過讓人驚豔,一反建築理論,非但不避諱建築物上的稜角;反而還大量增加。線條也脫離常理地用一大堆的斜面來構成,當繁多且複雜的斜面及尖角奔向空中,會讓人的視覺產生錯位的錯覺,又當這些傾斜的量體上突然出現一個正向門時,那種衝突下的視覺效果簡直可稱為傑作。這效果不知道跟921山林變色的九份二山著名的傾斜磁場屋是否相同?這個因地震產生的地景遺跡,很多遊客靠近磁場屋就覺得頭暈目眩,其原因就是因所站之處傾斜逾30度;加上建築物也是斜的,造成錯覺所致。此次所見的兩個入口處都做成玻璃圓柱體,但在其外卻像個山洞般被包在一個傾斜尖銳的斜面中間,適度的壓迫性輔助了取自『天然』的主題。繞到這座『山』的另一面,也有一個相同設計的入口,這個入口連門前的5層緩梯都給做成了尖斜的三角形。因為每個面都有不規則突出的玻璃三角窗、缺口、夾縫,所以在視覺上奇特非常,整個繞過一圈後,我突然聯想到超人的故鄉克利普頓星,那堆由氪氣石堆疊起的綠色水晶柱體不是跟這座博物館很相似嗎?
 
我們這次還沒大膽 ( 或白目?) 到闖入室內拍照,不過透過玻璃窗窺見其內,裡面就像設計圖上的盡是挑高空間,且空中還有一道道橫跨、交錯的空橋。搶先觀賞完這幢讓我驚呼連連的建築物後,雖仍有未照到室內設計的小遺憾,但已稍稍滿足了我長期以來的等待,下次會等試營運時再來拜訪,不過預料屆時應該會人潮爆滿,恐怕難再見到像現在這樣的空曠感了。在此承認此次行為為不良示範,籲請社會大眾切勿模仿;也盼各位看倌大人別去檢舉小弟,這只是一個建築狂的衝動之舉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