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不好意思跟我老婆說,這次會來日月潭,其實這個◎向山行政中心+遊客服務中心◎才是重點;至於為何會對我這麼重要,請看以下的照片就能略知一二。

這個案子我追蹤了應該有兩年之久,每次來日月潭都會繞過來看看,但總是只能看到工地用的圍籬,目前建築主體剛完工不久,而且不像一些設計師很高姿態不給照,這個◎向山行政中心+遊客服務中心◎可是整個開放給民眾先行欣賞,遇到坐在路旁休息的工人們有的跟我們打招呼;有的幫忙指路,看來還是鄉鎮的人們友善純樸啊!

本案其實緣起03年台灣觀光局所主辦的一系列國際競圖中的『地景系列Land form series』計畫,日月潭自然也包含在4個代表觀光重點地區的其中,只是我萬萬沒想到最後竟能選到團紀彥這樣優秀建築師的競圖作品,看來台灣建築界真的有了不小的進步,只是我還是希望多一些這類的大案子蓋在北部(我都不敢奢望是在台北市了….)。

此建築物的用途很難與其外觀產生聯想,這點是因為我們的眼光與認知長期以來被台灣的保守建築所禁錮;導致有些特定族群或是年紀較長的民眾可能難以接受這是個兼具遊客服務中心與風景管理處兩種機能的建物。

在國外近年很流行這種地景建築,主要的特點是不破壞基地原有的自然景觀;甚至宛如是為了維護週遭環境而設立的。◎向山行政中心+遊客服務中心◎建築物雖有起伏但相當平緩,看起來像是貼緊原來的坡度興建;或是融入在原來的地形當中。

扁平的建築物被拉長、壓低,量體的盡頭甚至在收尾處變成了接近地面的高度,上面有植被還被淺池包圍,很寧靜又脫離世俗。

有些角度與其後的山巒搭起來不但不突兀;反而像是原本就自然存在的『地景』,而且廣達6000平方米的腹地顯得完整。

團紀彥在這個案子的設計上有幾個大重點,一個就是圖中的巨大空跨。跨距寬達35米的構造在台灣建築上被使用的頻率並不高,遠觀近玩皆壯觀。

從高角度觀賞巨大空跨也是難得一見的風景。空跨立面平整切削,搭配前方的蜿蜒水道,意寓自然風景中的山壁與河川。

自建築體上挖鑿出的『洞穴』往外望,視野內的空跨與建築緩坡上的其他『洞穴』包圍著河道與綠地,像似山川風景的縮影。

戶外依著彎曲的山壁做出無障礙坡道,建築量體大但卻為形成緩坡,所以造成線條無限延伸;無障礙坡道也跟著不斷拉長,轉彎處也呈極端的髮夾彎,此處的透明帷幕矮牆正好是個觀賞設計巧思的角落。

順著坡道可直達建築物屋頂,寬廣無阻礙的視野更可一覽全曲原貌,簡單的線條組合卻能放大成如此的視覺能量,建築之神奇真的不容小覷!

建築物的表面常可見被挖鑿出來的曲面及凹槽,並將採光窗隱藏其中,特殊的造型我想很快會成為MV裡的主角。

兩個並排的空跨構成前所未有的超級穿堂,施工技術與設計都很難讓人相信這樣的建築物會出現在台灣。

駐足於空跨下凝望遠方,發現比遠觀時更來得巨大,明明有點超現實但又能兼顧自然的特殊氛圍讓我們都久久不想離開。

空跨一側可通往建築物內部,但以不規則形狀開了『洞口』,在洞口內還有個內廳,進了內廳再穿過另一扇窄高的洞口後才能進入室內,交疊的設計帶出層次感。

其實這兩個空跨分別在兩個如迴力鏢的建築量體上,兩個量體間夾出一個寬幅較寬的河道,河道中央鋪了一道沒有造型的板狀跨橋,站在橋上觀賞兩側的建築物更狀真實地貌。

迴力鏢轉彎處又像大峽谷般拉長出去,眼光每轉一個角度就又換了一套風景。雖然台灣已經有點開始氾濫安藤忠雄的清水模,但◎向山行政中心+遊客服務中心◎的清水模卻用得適切,不做第二人想。

沿著河道走到較遠處再回望兩個空跨,這個角度又帶有一點和風;甚至快要有◎水之教堂◎的畫面出現了….。

偷窺了一下正在施工中的建築內部,維持與外觀相同的清水模建材,屋頂轉折處的導角設計雖增加施工難度,但做出來的效果讓我這個觀者很有感覺。

空跨走到盡頭開始爬坡,弧形路線順便把牆面到屋頂的部份也挖出弧狀,人走在裡面有被包覆的感覺;走到哪也都有『水』這個元素出現在眼光中。

坡道也同樣可以直達兩個空跨的屋頂,而且在屋頂上也都栽有植被,綠化、遠眺甚至還有幫助散熱的效果。

從這一側的空跨屋頂可看到另一個空跨的側面,相當特別的立式椼架隔出一間間的隔間,待會兒得過去看個仔細。

廊道的轉彎處上下左右都圓滑,建築線條已經從圖紙上的剛硬走向數位彎曲,在視覺表現上也更順眼。

在被挖出弧狀的廊道中更能看到細部的設計,那弧度把部分屋頂削得輕薄,難怪這個建築物的設計被說成繞指輕柔。

迴力鏢的尾端被拉得細長甚至到最後還有些尖銳,不管是臨河道的弧線;或者是那通往屋頂的隧道口,一切都被訴說成很合理的『天然』,完全沒有違和感。

臨北面的迴力鏢立面是區域內唯一可以觀見日月潭景的角度,建築屋頂不乖乖走平面而是將這一大塊水泥削出弧形,再罩以大面積的玻璃帷幕牆,這種千金難買的湖景豈能浪費?將來開幕後必將是最熱門的一隅。

果然,玻璃屋開了扇小門,門上已經貼上『咖啡廳』的指示牌,我預期這個◎向山行政中心+遊客服務中心◎將招來絡繹不絕的遊客潮,屆時空間不大的咖啡廳肯定不夠消化,好在站在此空跨下也可享受同樣的角度的美景。

建築物內還藏有這樣的三角柱廊道,乖離的造型設計沒有誇張到讓人難以接受,反而在一成不變的台灣建築裡找到了一處新鮮的建築創意。

河道來到北側方向突然放大成一個無邊際水池,水池包圍著唯一可以欣賞到日月潭景的咖啡廳前緣,視野中的池水與湖水相連,這個雖不是台灣首見的設計,但效果還是讓人看不膩。

其實水池是從地面被拔高的設計,其下方還有環繞建築物的環園步道。

總算見到方才在屋頂上看到的立式椼架,不知室內是否會照著也隔成一間間隔間?但至少室外這些整齊的椼架就已經成了一處照相景點。

超長的雨庇需要支架,這些椼架顯然有支撐的作用;也同時巧妙地變成特殊的造景,多元多用途的細部創意可得有一定功力的建築師才辦得到啊!

這個角度看起來簡直就像是後現代造型的太空船了,大一格一格的小單元就像是緊急逃生艙具的發射口,有趣極了!

另一個迴力鏢的轉彎處全景。此棟建物應該就是行政中心的功能了,而外部的花園從此開始下坡,沿步道繞過無邊際水池的下方可通往聯外道路。

等待這幢建築物很久的我此次總算如願,在開放後肯定人潮爆滿之前照到了還算人煙稀少的照片,下次再重訪此地恐怕是要老婆肚子裡的妹妹誕生之後了,和老婆再靜靜地欣賞一次湖景後離開,似乎也像是開始迎接什麼了。